热点资讯

家电三剑客穿越二十年有人在新能源再相逢

10月29日,穿着一件白色T裇的黄宏生,再次回到42年前读书的地方——华南理工大学(简称华工),参加大学同学入学45周年的聚会。他步履轻快,精神奕奕,目光炯炯,看不出是67岁的样子。新能源汽车的事业,激发了这位创维集团创始人二次创业的。

富有传奇色彩的是,黄宏生大学隔壁班的同学李东生,是TCL创始人;黄宏生大学隔壁系的同学陈伟荣,曾任康佳集团总裁。20多年前,创维、TCL、康佳大约占据了中国彩电市场的半壁江山,他们被称为从华工走出来的家电三剑客。

他们走出了不同的人生轨迹,无意中也成为了时代进程中企业家命运沉浮的绝佳观察样本。黄宏生13年前通过收购南京金龙客车而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,现为开沃新能源汽车集团董事长;李东生十多年前进入液晶面板业,创立了TCL华星;陈伟荣离开康佳后自己创业做手机的电子电容,其创办的宇阳控股曾在香港上市,如今已淡出公众视野。

从华工走出家电三剑客

我们都是77级,李东生是无线电工程系一班,我是无线电工程系二班,我们在同一个大班里的两个小班,一个小班40多人。黄宏生这样向第一财经记者回忆道,陈伟荣是电工系,也是77级。我们同住一个(栋)宿舍,都学电子。他还打趣说,也许是我们宿舍的风水特别好。

他们都曾就读于华南理工大学,这所大学位于广州,得中国改革开放之先,具备天时、地利、人和的条件,培育出一代又一代的企业家,可谓人才辈出。黄宏生、李东生、陈伟荣都是华工77级的毕业生,也许并不是偶然。

尽管当天同学聚会是小班活动,家电三剑客未能聚首,但是,黄宏生告诉记者,他和李东生(TCL创始人、董事长)时不时在一些会议上见面。陈伟荣转型了,康佳是国有控股企业,他离开康佳后,自己创业做零部件,所以大家见面较少。

黄宏生回忆起最初想进入家电业是在1981年,中国足球队冲击世界杯。为了照顾院系里的球迷们,学院把无线电系实验室用来做实验的一台9英寸黑白电视机放到大厅,给同学们观看电视频道的足球赛转播。在欣赏到精彩球赛的同时,电视机的魅力深深地震撼了收看转播的大学生们,那个小小的四方盒子简直就是连接世界的窗口!

当时索尼和松下是世界彩电品牌的领先者,我们国家什么时候才能出像索尼和松下这样的电视巨头呢?收看完电视节目后,我们这些无线电系的大学生都陷入了沉思。黄宏生回忆道,这种想法一旦在心里埋下了根,就悄悄地发了芽,并促成了他的毕业论文《黑白电视机的设计》,当时他便立志要打造一个中国的索尼。

后来提起中国电器行业的名牌企业,人们很自然会想到TCL、创维、格力、康佳、中集、粤海、德生、超声等这些响当当的名字,其实,他们(当年)的老总全都是华南理工大学的毕业生,大多数人都是当年收看了那场球赛的大学生。其中,康佳的陈伟荣、TCL的李东生和他一起被称为家电行业中的华工三剑客,也成为华工无线电专业的一段佳话。

1988年,黄宏生从国有企业辞职下海,在香港注册成立遥控器厂,取名创维实业。次年,将公司搬到深圳。1991年,黄宏生趁香港讯科集团被收购之机招揽了一批研发人才,研发出的彩电获得2万台的大订单,当年成立创维集团。2000年,创维在香港主板上市。2001年,创维彩电销售额突破70亿元,进入中国彩电业前三。

而成立之初以磁带为主要产品的TCL,1992年才进军彩电行业,2002年便跃居国产彩电品牌市场份额第一名。康佳是三者中最早做彩电的,1983年便涉足彩电制造业,1984年其首条彩电生产线建成。1999年,陈伟荣主政时的康佳,成为中国彩电业前两强。

改革开放之初是从无到有、供不应求的时代,基本上做什么,只要认真,成功率都较高。黄宏生说。事实上,中国家电业是改革开放后,在与外资品牌的激烈竞争中茁壮成长的一个行业,当时华工电子专业出身的黄宏生、李东生、陈伟荣刚好站在风口上。当然,这个过程中,他们领军的企业均成为中国彩电业的佼佼者,离不开他们的努力与拼搏。

历经浮沉各寻新赛道

自1981年从华工毕业,到社会闯荡的头20年里,家电三剑客基本奠定了自己在中国家电业里的行业地位。之后十年,他们经历了毕业之初没有想象到的更多曲折与磨炼。

这一点在陈伟荣身上体现得最早。1998年,康佳销售额达到105亿元,成为深圳市首家营业额超百亿的工业企业。1999年,康佳进入中国彩电业前两强。2000年,彩电行业经历激烈的价格战。2001年,陈伟荣辞任康佳总裁。康佳当年宣布亏损近7亿元,大股东华侨城对此不满。由于竞业限制,他选择了进入与康佳没有正面竞争的上游电子产业。2007年12月,陈伟荣执掌的宇阳控股在香港联交所上市,业务包括多层陶瓷电容器(MLCC)和亿通手机。时任宇阳控股董事局主席的陈伟荣曾向第一财经记者说,目标是成为全球MLCC龙头企业。

后来,宇阳在香港退市。陈伟荣2017年创办广东微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。微容电子的股东包括OPPO、小米长江产业基金等。2020年,高端电容电阻被列为中国卡脖子关键技术之一。微容电子2021年初在广东云浮罗定奠基高端MLCC项目,规划年产能5000亿片。

对于另两位,家电业仍然是他们的重要阵地。目前TCL、创维分别在全电业出货量中排第三、第六位,在全电业中的行业地位总体稳中有升,但也需要寻找新的增长点。根据奥维睿沃(AVC Revo)的最新数据,今年前三季,全电出货量同比下降2.6%。

在创维2000年上市后,黄宏生曾想退休,陪儿子在加拿大读书。虽然温哥华的环境很好,但是他住了三周就住不下去了,因为想找个人打球都不容易。祖国有这么好的创业机会,他决定放弃在加拿大定居的生活,重新创立新能源汽车公司。工作就是快乐。

2010年,他和夫人林卫平出售1亿股创维股份,套现9亿港元,成立创源天地投资公司。2011年,南京创源天地与合作伙伴,出资重组南京金龙,并创办开沃新能源汽车集团。至此,黄宏生踏上造车之旅。2019年开沃推出新能源乘用车天美汽车。2021年,天美汽车更名为创维汽车。

家电业难,我是‘老家电’寻找新机会。十年前,我进入这个行业,通过收购南京金龙客车,拿到新能源客车的资质,累计投入100亿元,商用车进入第一阵营。乘用车10月进入新品牌前十。黄宏生在2021世界智能汽车大会上演讲时说。

2018年,开沃在徐州签约70亿元合作项目,将打造年产30万台纯电动车的生产基地。2019年,开沃推出新能源乘用车天美汽车。2021年,天美汽车更名为创维汽车。

而在2019年的下半年,创维集团涉足中国国内户用光伏市场,至2023年已占创维集团营收超三分之一。今年,创维新组建了储能业务子公司,并向海外推出光伏、储能方案。黄宏生说,光伏业务让创维集团看到了转型的曙光,创维的年营收曾在400亿元左右的规模徘徊了十年,未来有望形成家电、光伏双轮驱动,向千亿目标逐步迈进。

李东生也拓展了新赛道。TCL在2004年收购了法国汤姆逊的彩电业务,却碰上全电业从CRT电视向平板电视转型,背负沉重包袱,几乎濒临破产。李东生以鹰的重生精神自勉、重新振作,抓住中国彩电业要打破少屏状况的历史性机遇。2009年,TCL设立华星光电,进军液晶面板业。如今,TCL华星已跻身全球液晶面板业的前两强。

在高科技、重资产、长周期行业积累十年后,2020年,TCL华星的母公司TCL科技以125亿元全资收购中环集团。后者旗下的中环股份(现TCL中环)2022年光伏单晶硅片的产能,跃居行业首位。本月,TCL中环在沙特的晶体、晶片项目正式签约。科技创新、全球化、绿色发展是中国式现代化下的企业发展路径。李东生在2023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说。

李东生去年也承受了液晶面板价格跌至谷底的压力,积极发展新能源业务。TCL电子借助TCL中环的上游资源,切入下游光伏市场,今年上半年国内户用光伏业务收入达16.9亿港元,现在进一步向海外市场推出光伏、储能、热泵的解决方案。目前,TCL已形成消费电子、半导体显示、新能源三大业务板块。李东生希望,用五年时间将TCL科技、TCL实业打造为两家世界500强公司。

再提企业家精神

工程师是一个人干活,企业家是组织一群人干活。一个人干活走得快,一群人干活走得远。黄宏生说。

还活跃在公众视野的三剑客,今年尤为关注企业家精神。李东生认为,企业家精神,一是全局观与长期主义,二是以创造性思维应对全球化挑战,三是以担当与毅力带领企业突破重围。无论当年并购法国汤姆逊彩电业务和阿尔卡特手机业务受挫,还是TCL华星经历行业低谷期,都让我体会到坚持不易。企业家不仅个人要经得起挫折,更要推动在企业内部建立具有足够韧性的企业文化和组织架构,才能抵御外部的不确定性。

李东生去年12月在华工组建70周年发展大会上,勉励年轻人要认准目标,笃行不怠。他说,在企业发展过程中,会遇到无数的困难和挑战,甚至要经历几次生死考验,唯有秉持坚持、坚毅、坚韧的精神,才能穿越经济或行业的周期波动,超越对手,超越自我。

黄宏生开始通过他个人的视频号、公众号,给创业者和企业家建议。黄宏生告诉记者,企业家精神首先是面对不确定的未来,有坚定的信心,引领团队和企业穿越困难,把不可能变为可能,是顽强的毅力。第二,企业家精神是在科技创新方面非常偏执,只有偏执狂才能成功,做任何事如果马马虎虎,不会有世界级的竞争力。第三,要有谦卑精神。有的人取得一点成绩,就忘乎所以、高高在上,既不倾听客户的声音,也不听员工的建议,企业就倒闭了,所以要戒骄戒躁。

作为改革开放后恢复高考新三届大学生中的第一届毕业生,黄宏生、李东生和陈伟荣,都有强烈的产业报国的抱负与情怀,曾为中国制造业的崛起、中国产业链瓶颈的突破奋斗。面对双碳目标的新机遇,黄宏生称要再奋斗30年,李东生也说没有退休时间表。他们也在企业内外以自己的方式试图培养一批年富力强的新生代。